高重建的区块链社会学 |  打击盗版猖獗,NFT 会是解答吗?
  • 作者:编辑
  • 发表时间:2021-03-25 19:00

沉迷区块链之前,我做了十八年游戏开发。那个年头,「本土」一词不敏感,不轰烈,甚或不值一提。有一位朋友、同事兼学弟,我称他为小熊老师,二十多年前未毕业就开发本土游戏经典 Little Fighter《小朋友齐打交》,安装在全港学校不知多少台电脑,影响一整代年青人。毕业后,小熊又开发 Little Fighter 2《小朋友齐打交》,再后来,又花了七年时间独力开发《英雄大作战 Hero Fighter X》。

然而,盗版和其他商业层面的问题,令几部作品对小熊而言旺丁不旺财,再没法全职开发游戏。对上一次跟他在港碰面,已是 2015 年的事,记录在<小朋友打交 大英雄作战>一文,此后都是兄弟爬山,各自在自己的领域发展,我深嵌区块链,彻底离开了游戏产业,甚至几年没玩过游戏。几年过去,当我以为大家的路再难以交叠,游戏创作跟区块链却又走在一起,触发点是「非同质代币」(Non-Fungible Token,简称 NFT)。

「非同质代币」表面像火星语,概念却很简单。我们惯常使用的货币是「同质」fungible 的,意思是:「这枚二元硬币跟那枚二元硬币没差,这张百元纸币跟那张百元纸币一样」,除非是特别年份之类的特例,否则每枚每张都被视为一样。

NFT 跟传统货币相反,每个都独一无二,既像限量闪卡、又像亲笔签名的画作,又或者如号码 AA888888 的纸币,适合收藏;而且由于 NFT 的持有人与及转手纪录写在区块链,人人可读,不可篡改,更加适合证明持有权与炫耀。当然,只要钱够多,无须特别号码和 NFT 一样可以炫富。扯远了。

NFT 首次出现于 2017 年底的收集式游戏 CryptoKitties,酝酿数年后近月开始广泛流行,数位艺术家纷纷把作品製作成 NFT 拍卖,获得不错的成绩。有时候艺术家还挺卑微,相对于以往极少甚至零收入,拍卖 NFT 获得一些收入就喜出望外了,毕竟那是以往的多倍甚至无限倍。最夸张的一件作品 Everydays: the First 5000 Days,拍卖得六千九百万美元等值以太币,是在世艺术家出售作品的第三高价。然而这个拍卖疑似蛊惑炒作,建议大家别太认真看待。

且无视炒作,把目光放回踏实的小熊老师。创作热情未减,fan base 多年不散,遇上 NFT 这阵东风,小熊把首代《小朋友齐打交》的角色製作成 NFT,逐步释出拍卖,计画以筹得的资金改善 Little Fighter II(注意是改善不是「完善」,况且完善是形容词而非动词)。

在官方网站的介绍,小熊如是说:

读到这里,我毫不犹豫,打开钱包,以当时市价 0.138 枚以太币拍下《小朋友齐打交》首个角色 Davis 的 NFT,跟放在书柜十八年的 LF2 Davis figure 合照一幅。

有人觉得花 250 美元买一张随手可得的 gif 很笨,有人认为投得的 NFT 几个小时后市价升了四倍很赚,但对我而言,这件事的价值在于让创作者和支持者连结彼此,我因此得以成就一件带给港人宝贵回忆的作品,支持一个有才华有坚持的好友。 相关文章:

  • 高重建的区块链社会学 |  打击盗版猖獗
  • 达里欧又预言「比特币恐被禁」!理由是
  • 反对民营数位货币!微软总裁:货币发行
  • 蓝狐笔记 | 「算法稳定币」的艰难之路:
  • 富达申请上市「比特币 ETF」!美国 SEC 这